文字寄物櫃    
公主守則

作者/Beautiful Freak

和左先生交往近兩年,說是未曾有過爭執,大概不會有人相信。不過,在屈指可數的爭執後,總是能在三分鐘內重新擁抱,就像史努比和糊塗塔克之間的情誼一樣。

交往過程中,當然也有過困難。倘若真要分門別類的話,大概只能說非常有別於學生時代的戀愛、有別於快樂至上、分手無罪的灑脫。白天到晚上、週一到週五,包括週休二日的全年無休相處,「怎麼辦到的?」維持著不燙口又不失溫的溫度,怎麼辦到的?

放下身段。

戀愛中,我們總是設下許多規則、畫下界線,抬高身價的同時,也拉開了兩顆心的距離。

「他不道歉,我就永遠不接他的電話。」
「我絕對不先低頭。」
「除非他...,否則我絕不...」

錯誤,永遠是男人的;女人,永遠是對的。
道歉,是男人的台詞;女人,是男人的神。

基於這樣的信仰,女人,永不低頭,男人,不斷認錯,直到有一天,男人不再道歉哄騙,女人依舊自我,最後莫名其妙分手,難過落淚之後,仍然沒有學到為什麼。

「公主守則」最重要的精神是:女人,是用來被捧在手心疼愛的。
關於這一點,我完全認同。

可惜,「公主」這個美麗的名詞,在被濫用、扭曲之後,「公主」不再是優雅、完美女人的代名詞,反倒成了疾病的類型-「公主病」:有著公主般的驕縱行為、缺乏責任感、自以為是公主,應該受到公主般的對待,在家多半備受呵護,認為全世界的男人都應該這樣對她。

偉大的女人們,妳們接受這樣的說法嗎?

我,當然不接受。

不過,這就表示「公主」有反省的必要,把「病」治好,讓「公主」真的是「公主」,而不是什麼神經質、歇斯底里、不可理喻的同義詞。

閉上眼睛,回想一下腦海中「公主」應該有的模樣:乾淨、落落大方、有禮貌、有教養、說話很輕、眼神很暖、肢體很柔、擁有一顆善良、柔軟的心。

這樣的女孩,不必擁有上等的相貌,也足以傾國傾城。

在上述公主要素裡頭,並沒有提到可以任性、不講理;也沒有提到可以什麼都不做,乾坐著等待收穫;更沒有提到別人應該為妳擋死,而妳可以連謝謝都不說。

Girls,如果「公主」只是負責耍賴、驕縱,那我只能說,除非妳老爸是總統。

回到現代、回到現實生活,有別於舊時,現在的公主需要擁有更多配備,噢,come on,不是LV和Gucci,名牌logo不會讓妳變得珍貴,更何況以男人的智慧不會懂得分辨真品和A貨的差別、OL和檳榔西施都能讓他們的鼻子流血。

我說的配備是指,讓男人欣賞妳、愛慕妳、甚至不小心有一點崇拜妳的那些「什麼」。

「什麼」究竟是什麼?妳得自己去找,也許是妳的文藝氣息、妳的手藝、妳的幽默感、妳對人生的體悟、妳的單純、天真、有點蠢,或者妳的獨立、自信和謙虛,又或者是妳的興趣、思考和價值觀,什麼都好,而這個「什麼」才會使妳成為真正的「公主」,是他靠近妳的原因。

「公主」對不是自以為是,而是人人都這麼認為。

曾經一次的爭執裡頭,批哩啪啦一陣激烈對話之後,我問左先生:「你那麼大聲做什麼?」
「妳為什麼這麼不講理?」
「你為什麼可以這麼大聲跟我說話?」我感覺滿腹委屈。
「...」左先生大概也一肚子無奈。
「你道歉。」
「對不起。」左先生說。

「妳剛剛說話也很大聲...」
「...對不起。」我說。

然後,我們擁抱表示和好。

愛一個人,不必老是高高在上,眼神平視,才能傳達愛意,要成為公主之前,得先讓另一半變成妳的王子。

因此,身為女人,我們有責任讓「公主」這個詞保持健康,「公主守則」的基本精神依舊不變,是最高指導原則:女人,是用來被捧在手心疼愛的。然而,得有細則以利確切落實:我愛你,所以我為你洗衣燒飯,這不是我理所當然應該做的,所以你必須心懷感激,為了感恩我對你的照料,你必須把我捧在手心疼愛,就像個公主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邱 瓊茹 的頭像
邱 瓊茹

心中的空間

邱 瓊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