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寄物櫃    
各自幸福?

作者/微風的裙襬

那天看到你的msn暱稱,心彷彿被人狠狠的敲了一下。

「選你所愛需要成熟的智慧,愛你所選需要堅定的意志。」

說得多好的一句話,也正好驗證了我是一個既沒智慧也不堅定的女人,不是嗎?

「不簡單喔!愈來愈有哲理了耶!」

我故作輕鬆的在鍵盤上敲出這幾個字,其實我真正想知道的是,現在的你是不是和我有一樣的感慨?又或者你是感到慶幸的?

「抄來的啦。」你這麼回答,還貼心的附上轉貼的文章。

隨意的瀏覽了一下,心卻整個被糾結在一起…,對你而言,現在的我算是失去了才覺得可貴的那個,還是你終於可以擺脫的習慣呢?

「還真閒呢!」我故意調侃你,為的是想轉移話題。

對於分手的這個決定,我到現在都還耿耿於懷,雖然說不上後悔,但是就是無法釋懷。

僅管我總是說現在的我過得很快樂,自由自在的也沒什麼不好,可天知道,當時的我是曾經想過要當你的妻,為你生兒育女,甘於平凡的…。

我想,是你成就了我的成就,但也是你逼得我不得不放棄我曾以為的幸福…。
你沒有回答我,只是傳了個驚訝的表情符號給我。

「哈哈,開玩笑的啦!」我是真的笑了,在這一刻,我好像真的看見你那不知所措的模樣,而這個表情也是那段日子裡,在你臉上最常出現的表情。

享受了片刻的幸福回憶,心情好轉了不少。

「阿公阿嬤他們好嗎?」

我問了兩位老人家的狀況,一方面是上次見到他們沒能好好的問候他們,另一方面是故意刺激你,看看你會不會和我一樣,想起從前就會沒由來的感到心悶。

那時你總有意無意的告訴我「阿嬤很喜歡妳」、「阿嬤問說妳怎麼那麼久沒有去台南看她」、「阿嬤問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去妳家拜訪」…

說來說去都是阿嬤,那麼你呢?你喜歡我嗎?有喜歡到要和我廝守終生了嗎?

雖然明白你的心意,但是你不給我正面的回應,我就裝傻,繼續以「我們的收入還不穩定」為由,把我們的婚事一延再延…。

「還是老樣子啊,就年紀大了,體力變差了,身體機能退化了,其他的都差不多。」你淡淡的說。

「也還是一樣在問你什麼時候要結婚嗎?」我白目的問了這個問題。

「是啊,因為我是長孫啊,而且他們也老了,不想讓他們等太久,所以可能這兩年內會找個以結婚為前提交往的對象吧。」你的回答相當的明確,明確得讓我傻眼。

還記得你說過我會是你最疼愛的人,但是如果你結婚了,我還可以繼續當你最疼愛的人嗎?這樣對你的另一半不是很不公平嗎?

我的小天使和小惡魔又在交戰了。

「嗯,到時候別忘了請我喝喜酒喔!」
我暫時忽略心中的對話,不去思考那些難題。
「妳呢?還是一樣不打算結婚嗎?」

這個問題對你而言算什麼?朋友之間的關心?或是一種試探?

假如我回答「是」,就等於宣判了我們之間的死刑,即使還眷戀著你對我的好,還是想回到你的身間A我也回不去了不是嗎?

若我回答「不」,那麼我們之間是否還有繼續的可能?我是不是真的可以忘記你曾帶給我的傷害,和以前一樣的對你付出?

往日的甜蜜和過往的傷痛,哪個感覺比較強烈?

「是啊,我還滿享受這樣的單身生活的啊,自由自在的。」我還是死鴨子嘴硬,但是我解釋為理智戰勝情感。

「嗯,妳想清楚就好了。」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你所謂的『想清楚』。

當初就是因為想得太清楚,所以才會錯過這個至今都還念念不忘的你;如今也是因為想得很清楚,所以才會遲遲不敢步入婚姻的壂堂。

「我想得很清楚啊,沒必要把自己的一輩子都賭在一個人的身上,如果對方好那就好,如果遇到爛人呢?不就完蛋了?」

婚姻對我而言是個賭注,贏了是一生幸福,輸了是終生悲慘,我不想賭這萬分之一的機率。

「婚姻又不是賭博,那是要靠經營的好嗎?」

婚姻對你而言是投資,只有報酬率高不高的問題,沒有輸贏的問題,而這個報酬率的關鍵是在於你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去經營…。

剎那間我終於明白了,我們之間根本的差異在於你是務實派的投資者,而我是屬於沒有偏財運的投機客。

因為我自知沒有偏財運,所以放棄投機,選擇一步一腳印的前進;而你認為單一投資報酬率太低了,所以你才會分散投資,降低風險…。

頓時間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原來不是我不夠好,只是我沒有在你期待的範圍和時限內「升值」成為你的妻子,所以才會從你單一投資的績優股,淪為你眾多投資的其中一支…。

其實在人生的路途中不往往都是如此,也許沒有是非、對錯,只是站在十字路口時,每個人的考量各異,選擇不同如此而已。

所以,我們也該學著不要為了一個和我們做了不同選擇的人為難自己,而是要選擇讓自己快樂的路走下去,這樣我們才會有各自幸福的可能,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邱 瓊茹 的頭像
邱 瓊茹

心中的空間

邱 瓊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