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中紡選錯接班人 全盤皆輸

中興百貨從風光到沒落啟示錄

從政商關係良好的優良企業,到現在江河日下的營運,中興紡織集團的問題出在哪裡?

(文)成章瑜、曹秀雲、盧怡安

十一月二十八日入夜後,台北中興百貨所在的芝麻大廈,幾台貨車悄悄接近搬貨。他們,是在中興百貨設櫃的廠商,傍晚才接獲中興百貨「已經準備要結束營業」的臨時訊息,趕緊前來搬空倉庫存貨。

十一月二十九日中午十一點賣場開放後,一樓的植村秀化妝品專櫃已唱空城計,另一專櫃瑰柏翠的貨架上產品也「僅供參考」,專櫃小姐對想買東西的顧客說:「我們今天已經不售貨!」幾乎所有專櫃都只收現金,不收信用卡和禮券,顧客不斷徘徊走道之間,與一臉尷尬的專櫃小姐遙相對望,不像在購物,反而像是在「參觀」這毫無生氣的賣場景況。

隔天一早九點三十分,中興百貨董事長鮑泰鈞與總經理蔡振世,硬著頭皮與一百五十家專櫃廠商召開協調會。

兩個小時又十七分鐘的混亂會議後,最後是靠著律師草擬出結論,決定成立廠商自救會。最受爭議的營收款項,由員工、廠商與中興百貨共同成立專戶,所有營收進入專戶,須三方印鑑才能動用。中興百貨並將拿出所持有的華視股票質借現金,在十二月十四日優先償付廠商兩成的貨款。差點停擺的中興百貨才又開始營業。

中興百貨,曾是國內百貨公司的時尚指標,引領流行風潮,也曾是全台百貨坪效(每坪創造的營業額)第一名,為何如今面臨經營困境?

民國七十四年,中興紡織董事長鮑朝以六億元買下蔡辰威的興來百貨,改名中興百貨,當時總經理徐莉玲大膽從裝潢陳設、商品結構、廣告印象等塑造獨特的中國創意風貌;並與許多本土設計師如陳季敏、溫慶珠、呂芳智、李冠毅等國內自創服飾品牌合作,辦走秀、預言時尚,走出差異化。民國七十五年,賣場不過三千坪的中興百貨,曾榮登台北市百貨公司業績榜首,還積極申請股票上市。

對比過去的風光,如今中興百貨的經營危機,有部分原因是外在環境的變遷:賣場上萬坪的大型百貨興起,中小型百貨發展空間受限,在中興之前,統領、永琦等老牌的中小型百貨都相繼結束營業。不過,真正讓中興百貨無力因應環境轉變,還是母公司中興紡織的營運江河日下。

上海幫鮑朝自創品牌 全盛時期,每股盈餘達三‧五元

中興紡織是上海幫聞人鮑朝於民國三十八年,隨國民政府撤退至台灣時所創辦。據了解,鮑朝和軍方關係極好,因此,中興紡織第一個自創內衣品牌名為「三槍牌」,軍戰味濃厚!

中紡極盛時期是在民國六十年到七十年初期。六十八年時,中紡三十四億元的營收,獲利即達五億元,每股盈餘達三‧五元,和如今的科技公司相較,一點都不遜色。

民國五十年代,鮑朝靠紡織配額發達,曾與華隆集團創辦人翁明昌,遠東集團創辦人徐有庠,同被紡織界尊為「上海幫」三巨頭。「他很了不起,」農林公司前董事長熊名武表示,民國六十四年第一次石油危機,很不景氣,鮑朝擔任人纖公會理事長,很多公司都要倒了,就來找他,「業內有anything,老鮑都願意接,值得尊重。」

七十五年,鮑朝讓二房周音喜任中紡副董事長,當時公司內部和紡織同業,即有質疑聲浪。七十七年,周音喜坐上中紡董事長位子,成為企業界十分罕見的側室接班例子,七十八年,鮑朝病逝美國。十九年來,中紡在周音喜掌門下,一路走下坡,至今岌岌可危。當年,鮑朝是交錯棒了?

力排眾議由側室接班 首年獲利大減九八%,一蹶不振

企業選錯接班人導致公司滅亡,不乏先例。最知名的例子是王安電腦,七十五年王安電腦創辦人在董事會反對下,仍讓當時三十六歲的兒子王列擔任公司總裁,當時王安強硬表示:「他是我兒子,他可以做到!」但王列接手後的第三年,王安電腦卻無力償還約二億美元的欠款,第六年即宣布破產。

周音喜第一年掌門中紡,當年營收雖達一百一十億元,但因獲利減少九八%,以至於無法發放股利,在股東會上,周音喜採低姿態,央求股東「給我一點時間!」而得以輕騎過關。但之後的七十八年、七十九年,中紡都未發放股利。

一位傳統產業董事長私下直言,周音喜人很好,也很重感情、但耳根子軟。她本身藝術天分很高,會畫畫也很會做菜,但是這種像「宋徽宗」般的性格並不適合任企業領導人,而中紡也在她任董事長後,由盛而衰。

其實,鮑朝在世時,中紡即有負債比過高的問題,例如民國七十八年,中紡負債達一百二十億元,根據當時媒體報導,中紡負債比達一七○%。每年利息支出高達八億元。

無力因應紡織市場沒落 同業轉型擴張,中紡卻不斷關廠

與中紡有往來的廠商也指出,早期中紡拿到輸美紡品配額,是中紡很大的資金血脈,但八十一年國貿局凍結了中紡配額。業者說,這種靠特許做生意的方式一沒有,公司就轉不過來了,加上化纖行業景氣也嚴苛,中紡就這樣窟窿越來越大。

雪上加霜的是,紡織業自七十四年起,市況急轉直下,紗布價跌幅達三成,紡織業漸趨沒落,周音喜卻無力帶領中紡衝破陰霾,反而一步步退守,不斷關廠、停產,到民國八十七年,甚至以三十五億五千萬元,出售位於台北忠孝東路、代表中紡企業形象的總部大樓。

反觀有能力轉型的紡織業者,如遠東、潤泰,仍穩健發展出百貨、量販、金融、保險業務,形成實力強大的集團。中紡當然也知道要轉型,除了鮑朝在世時即買下的中興百貨,民國八十八年,也利用舊廠房開三槍易利購大賣場,且中興百貨也另外承租民興紡織位於台中潭子的舊廠房,成立中興倉儲。

但中興紡織所有的多角化投資,都不成功。三槍大賣場和中興倉儲,因缺乏人才、也沒有資金引進經營know-how情況下,單靠本土技術,很難和國外大型賣場競爭,只做了十年就結束營業。

無法留住優秀人才 微風開幕更是雪上加霜

至於中興百貨雖發展較成功,但七十九年,周音喜任掌門人的第二年,主導中興百貨轉型走時尚路線的總經理徐莉玲,即突然去職。此一事件被外界形容是徐莉玲與周音喜「兩個女人的戰爭!」同年五月,更令人不解的是,中興百貨撤回原本進行得如火如荼的股票上市申請案。

這顯示無論是中紡或中興百貨,都留不住人才,也無力因應外在環境變化,民國九十年,中興百貨旁的微風購物中心開幕,寬闊現代化的購物空間與眾多精品選擇,對中興百貨造成重大衝擊,每年營業額不增反減,從高峰二十二億元業績逐年下滑至近年十八億元左右。

這一年,中興百貨的母公司中紡同時主動召開債權人會議,向四十家銀行要求紓困,當時的債務餘額就高達一百一十五億元。平常很少企業會主動採用這種模式,因為一紓困,銀行也就不會提供新的貸款額度,資金可能越轉越緊。

在此同時,也傳出中紡鮑家欲兜售中興百貨,並透過管道與微風廖家、新光吳家、寒舍蔡家等尋求購買接手意願,但因為賣場面積過小以及價格差異,始終找不到合適接手對象。

之後,不如意事排山倒海而來:中紡在九十一年減資四成,將資本額降至五十四億元,去年股票下市。中興倉儲、三槍易利購、新竹中興百貨相繼吹熄燈號,原本由中興百貨旗下中盛公司代理的義大利名牌亞曼尼(Giorgio Armani)服飾,被裕隆集團嚴凱泰拿下代理權,失去亞曼尼,讓中興百貨時尚光環黯淡許多。連中紡投資的另一家台灣電路也聲請重整、股票下市。

轉投資無章法,又缺乏經營能力 財務拖垮旗下事業,導致股票下市

周音喜一手主導中紡的決策,兒子鮑泰鈞雖早在二十七歲時即擔任中紡副董事長(今年十一月二十日鮑泰鈞才坐上董事長位子),但在媽媽周音喜面前,他只有聽的份。

許多轉投資決策,並沒有找到對的人,做對的事。

今年十一月周音喜被台北地檢署以違反證交法起訴的台灣電路案,根據起訴書,中紡旗下有幾家企業,在九十年間(鮑家向債權銀行提出紓困的同一年),向台灣電路公司借款九千餘萬元;台灣電路還在九十一年預付貨款五億三千萬元給中紡旗下企業三云興,做為資金調度之用,林林總總的支借與預付貨款,讓台灣電路出現六億多元的呆帳,甚至因沒錢付電費而停工,去年甚至股票下市,造成台灣電路投資人的損失。
創作者介紹

心中的空間

邱 瓊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