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人物    
三個大老闆三十億的 失敗啟示錄

他們曾經歷倒閉、負債,花五年東山再起

三個建設公司大老闆,一夕之間賠上所有身家,他們如何在跌倒後五年內,再起爐灶?又如何記取教訓,重回建築業的領先群?

(文)胡釗維

這是一個三位老闆、三十億元的失敗啟示錄。

故事的主角,原來都是建設公司大老闆,合計身價超過三十億元,但商場無情,五年內,他們的公司分別倒閉下市,一夕之間一無所有。二○○二年,三個「失敗老闆」決心重起爐灶,只花五年時間,再度闖出資產超過六億元的公司。



若將他們一切歸零再開始的時間點視為人生的中場,也可以說,這是一場幾乎要被判提前結束,卻又絕地大反攻的比賽。

這家讓人耳目一新的公司,名叫新業建設。它之所以讓人耳目一新,在於它成立五年,去年的總推案量已達二十七億元,躋身中部建商前十名,也是中國頭號建商萬科集團董事長王石、萬通集團董事局主席馮侖來台參觀的標的之一,放眼未來三年,新業極有機會再度晉升前五名之列。

九二一毀上市夢 賠償金壓垮公司,十億元股票成壁紙

失敗者,是這三位大老闆最常自嘲的稱呼。三位主角,一是新業建設的榮譽董事長穆椿松、二是董事長卓勝隆、三是總經理鍾尹堂。原先,三人各擁有一家十五年的建設公司,卻在民國九○年前後,紛紛發生危機,不但公司經營權轉手,甚至倒閉。

三人當中,最早「出事」的是鍾尹堂,原先,他是美村建設的總經理,同時也是美村最大的個人股東,手中持股將近三○%,原先,美村已規畫掛牌上市,未料,九二一大地震,打壞了鍾尹堂的如意算盤,甚至讓他超過十億元的身家財產也付諸流水。

九二一地震造成美村建設位於台中豐原的「豐原尊龍」建案,被判定為全倒建築。為此,美村必須擔起賠償住戶的責任,當時,受災戶聯合要求美村賠償兩億元,然而,鍾尹堂評估後,認為美村無力負擔如此龐大金額,因此與受災戶協調,願意先賠償六千萬元,雙方為了賠償金額爭執不下。

此時,原美村董事長孫宜強為息事寧人,決定接受受災戶兩億元的要求,但鍾尹堂卻認為,面對問題的心態,不應該是給對方一個做不到的承諾,而應該是一個能力所及的可行辦法,不同處理事情的態度,讓鍾尹堂與孫宜強幾乎撕破臉。

鍾尹堂被迫離開美村,美村果然因無法支付允諾受災戶的賠償金吃上官司。兩年後宣布倒閉,鍾尹堂原握有美村超過十億元價值的股票,從此成為壁紙。

緊接著,九二一地震的餘波吹向了穆椿松。

未察覺空頭警訊 「三三三」銷售鐵則反成致命毒藥

穆椿松,原是中台灣排名前三大建商──全友建設的董事長,全友,也是中台灣第一家掛牌的營建公司。然而,民國八十九年全友掛牌後,竟是穆椿松一連串惡夢的開始。

掛牌的前一年,台灣發生九二一地震,重創中台灣營建業,然而,當年的全友仍繳出每股獲利逾兩元的成績單,並連續三年高居中台灣獲利能力最高的營建公司。沒想到,茶壺裡有風暴,全友掛牌後,半年內兩度宣布調降財測,穆椿松好不容易帶領全友掛牌的頭一年,竟留下十一年來首度虧損的難堪紀錄。

這是一個警訊,當優等生都出現虧損時,意味著,中台灣房市確定走向空頭。房地產老將穆椿松卻未警覺,仍然以其擅長的「三三三」原則銷售房屋。這是指,建商在達成三分之一的預售屋銷售率後,即開始施工建造,並在施工期間銷售三分之一的房屋,最後,會留下三分之一的成屋進行銷售。

達成三分之一的預售屋銷售比例即施工,能加速建案的施工進度,而三分之一用成屋銷售,售價多半能高出預售屋兩至三成。對於建商而言,「三三三」模式能夠享有較好的利潤,但「三三三」的特性,財務槓桿操作大,若一不小心景氣反轉,相對風險也大。

穆椿松,果真栽了跟頭。「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隔年出現,原先,他認為手上資金尚能應付房市景氣反轉,但不到一年,全友轉投資的貫竑營造跳票,各家銀行也開始「雨天收傘」,如推骨牌般,一起接一起的跳票,讓穆椿松完全傻眼。

接二連三跳票,迫使穆椿松只好不斷減資,甚至被迫讓出股權,全友上市的第三年,穆椿松因股權遭稀釋,讓出全友董事長職位,白手起家十五年的公司,拱手讓人。

求完美性格壞事 不知停損反加碼,公司倒閉得借貸度日

在穆椿松失去江山時,另一起備受矚目的建案「大塊文章」,正在台中七期重劃區萌芽。當時「大塊文章」堪稱台中頂級豪宅的代表作,第一筆預售屋即以新台幣三千萬元售出,刷新了中台灣豪宅市場紀錄。

卓勝隆,正是這個紀錄的締造者,當時的他,還是同隆實業的董事長。和穆椿松最大的不同點是,卓勝隆推案從不求快。他成立同隆十二年,總計不過推出六起個案,建築師性格的卓勝隆不諱言,「我講究細節,是一個無可救藥的完美主義者。」

也因此,其他建商賣的是房子,卓勝隆追求的卻是獨一無二的藝術品。擔任同隆董事長期間,他最常說的話是,「只要東西好,就不怕房子賣不出去,」正因為這種性格,導致卓勝隆慘遭滑鐵盧,甚至,連同隆都賠了下去。

推出「大塊文章」前,卓勝隆手上還有一個「上第三」的建案,是一棟外觀採弧形設計的頂級豪宅。九二一地震後,中台灣房市一落千丈之際,已貸款取得土地,甚至連設計圖與樣品屋都已完成的「上第三」,銷售數字竟掛了零蛋。為此,卓勝隆背了上億元的負債。但他卻仍活在自己的世界,他認為,再蓋一個更完美的建案「大塊文章」,可以彌補「上第三」的損失。

不識停損,反加碼的結果是,同隆的虧損缺口無止境擴大。「大塊文章」的預售屋雖以刷新紀錄的三千萬元售出,但預售屋的銷售率卻僅有兩成,最終,「大塊文章」將近一半的餘屋只能以一千八百萬元賠本價廉售,半年後,因資金週轉不靈,同隆跳票,再半年後倒閉。

不只賠了公司,卓勝隆連自家住屋都遭銀行拍賣,沒了「頭路」的他,最慘時,得靠每個月向朋友借兩萬元維持家計。

三人重聚再出發 長年累積的信譽,順利貸得再起資金

穆椿松、卓勝隆與鍾尹堂,二十年前,他們曾在長億集團共事,失意的三人,並沒有倒下去。三人決定共組公司重新出發,新公司取名「新業建設」,「新業,就是希望大家都能夠忘記過去,重新開始,」穆椿松說道。

跳票、倒閉、解職,他們為何能夠重起爐灶?答案是:「信譽」。

第一個「敢」提供貸款的土地銀行台中分行科長許書忠說,當時進行徵信時,讓他一肚子疑惑,為什麼這三人的借貸書面資料滿江紅,但向業界查核,三人的信用評價卻又相當高。

業界高評價的原因在於,穆、卓與鍾三人雖然碰上失敗,但卻都願意擔起責任。穆椿松與卓勝隆發生跳票事件時,手上仍有建案施工中,但兩人仍設法向親友借錢,以求能將建案如期完成交予客戶。

而鍾尹堂,即使已被迫離開美村建設,仍願意擔起責任,甚至擔起中部建商永續經營促進會理事長一職,扛起受災戶的賠償事宜。鍾尹堂當時只有一個念頭:讓客戶在最快的時間內搬進新屋裡。

負責任的態度,讓三人即使輸了身家,賠上公司,但卻保存了信譽。賴正鎰就指出,在台中房地產界,口碑相當重要,「跌倒後要能重新起步,前提是跌倒時得先將傷口縫合才可能爬起來。」如新業能夠重起爐灶,市場願意再給一次機會,完全是因為穆椿松、卓勝隆與鍾尹堂三人失敗時,並沒有拍屁股走人。

記取個別教訓 安全第一、利潤第二,不再唱高調

但,又是什麼原因,讓三人再度竄起成為中台灣前十大建商?是因為「失敗為成功之母,更何況我們有三個媽媽,」穆椿松自嘲道。

過去全友的失敗,敗在風險意識偏低。如今新業建設的銷售原則是「安全第一、利潤第二」。新業每一個建案銷售時,都要確保預售屋的銷售率達七成才肯施工,當中,銷售率最差的一筆建案竟高達九一%,這個數字,遠超過業界不到五○%的平均水準。

「唱高調」的建築理念,也重新修正。建築師出身的卓勝隆,不再一味鎖定金字塔頂端客層,他說:「要懂得先設定市場定位,再針對主要的消費族群設計適合的房屋,」此話一出,穆椿松不禁莞爾:「卓董真的是變了。」

在新業,穆椿松負責大方向的規畫,卓勝隆則專攻產品定位與開發,曾經開過房屋代銷公司的鍾尹堂,則擔任行銷工作。也由於鍾尹堂曾經嘗過九二一地震之苦,他認清,絕對不能為了解決一時之事,而貿然提出公司無法做到的承諾,「我們希望做的是建立品牌,要走可長可久的路。」

重新取得參賽資格,三個賠上三十億元的大老闆,正努力為重啟的新業,全力衝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邱 瓊茹 的頭像
邱 瓊茹

心中的空間

邱 瓊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