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寄物櫃    
用心換心,我們如此公平

作者/青鳥

很久以前,我喜歡上妳,那時候我以為這世界就剩下妳最懂我了,直到妳離開了,我真的覺得世界是故意讓我相信了什麼,又徹底摧毀,在我還來不及準備好的時候。他們說,失戀不過是這樣,這只是一種關係的失落。

我知道對我不是,不是只有那個單純的意義,不管是我腦子裡多了太多的費洛蒙或腦神經長得比別人細,都不是只有那個意義,我很清楚。

那天夢中遇見了妳,妳說要我等等,我說去流浪就好後,妳就轉身和他走掉了。 在夢裡,他好像不認識我,他站在妳身邊,穿著我總是希望他穿的樣子,妳也是,我絕對是因為看見了妳,才注意到他的。

你們好像認識很久了,穿著白襯衫,喝著海尼根,談話中有著愉快的笑容。我甚至以為我打擾了你們的談話,我看他時候,有一種不熟悉,而妳似乎很清楚我知道他,就像知道妳那麼多。

我知道的妳很多,但我常常以為我知道的太少,以致於做得太多。

多了後,又開始懊悔,然後我們分開,以一種絕決的方式。

「公平嗎?」我曾經怨懟老天,也埋怨過自己,很多次。

我拿心換心,卻讓心跟著走了。我把自己包裝得好好的,這幾年。

我將自己很深沈及脆落包裝在一種叫做堅強與偽裝的包裝紙下,我常常變換色調和材質,然後以為這樣的自己會很安全,別人就不會輕易的發現我那些其實無可救藥的感性與眼淚。

久了,果然有效,因為習慣,因為熟悉了。 漸漸地,我成為妳,成為妳的那種冷調,只是我永遠學不會妳在將手伸出去時,如何讓別人對妳伸手,而妳好像只是被給予。

「我也想那樣。」我對妳說過,妳只是冷笑著說:「妳學不來的!」 我的確學不來,因為妳沒教我,妳只是對我那樣做著而已。 那艘夢裡的船,我常常懷疑它存在是為了什麼?我也許知道了那個意義,卻從來沒在那個意義裡真的豁達起來。我還是會在每次的夢中驚醒,驚醒後的哭泣和喘息,讓自己必須花很大的精力平復。

船要開往哪,我每次醒來都問。

船沒有方向一般,只是等待著夢的結局,結局總是墜落,落得太沈重,就會驚醒。

「一艘只會墜落的船」,我說。

記得妳剛離去時,我常在夢中遇見妳,最常問妳的就是「妳去天堂了嗎?」 妳總是閉嘴不說,像我們總是相處時的那副冷漠,我知道那都不是妳真的情緒,妳只是不習慣表現熱情,妳只是沒找到對的姿態,其實妳心裡有百轉千迴的萬般思緒。 他太像妳。

我卻無法對任何人說那麼多相像,因為沒人懂妳,甚或是懂他。

我一直在心裡想著的這些,企圖講給誰聽時,都還是很難,那個巨大的什麼壓住了我,我努力掙脫時,就像被綁住了,只能衝,然後倒彈回來,一點都無法再多做什麼了,倒彈的力量勝過衝的,痛極了。

『用心換心,我們如此公平。』這是學妹給我的字。 看到就發現進到心裡了。

妳以前常說「妳一次,我一次,這樣比較公平。」

我無法忘記妳還欠我一次道別、妳還欠我一頓有奶茶的早餐、妳還欠我一次海邊的散步、妳還欠我一次忘憂谷的清晨與黃昏、妳還欠我一次酒醉的糊里糊塗,妳還欠我不止一次的熱毛巾敷臉和無法控制的想念淚水。 我們早就不公平了,從電話掛斷那一天開始。

「用心換心,我們如此公平。」我也想說,但你的心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邱 瓊茹 的頭像
邱 瓊茹

心中的空間

邱 瓊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