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寄物櫃    
好朋友好曖昧

作者/未來愛情‧左耳洞

好朋友,好曖昧。

情人和朋友,究竟應該分該來談,還是合在一起講。到底情人只是情人,還是情人也可以是朋友,或者,朋友可以偶爾當當情人?

「我們是情人也是好朋友。」就男女而言,這句話通常是掛在女人嘴上的。

女人這話的用意是貼心,礙於男人常常壓抑一些心事不說,埋藏一些情緒不講,所以女人總會告訴男人:「我們是情人也是好朋友。」藉此讓男人願意對她說心事,得以分擔男人的壓力與憂愁。

女人希望情人可以和朋友一般,什麼事都可以說,什麼事都攤開來講。這是女人內心所希望的。

女人覺得情人與朋友是可以有交集的,甚至是重疊的,這兩者從不曾衝突。
女人為愛情總願意扮演不同角色,無論是貼心情人,或是談心朋友。
甚至關了門之後,還會扮演更多的角色,尤其是滿足男人的幻想。

「我們是情人也是好朋友。」這句話男人不曾說過。

男人的觀念裡沒有情人和朋友共存的概念,情人歸情人,朋友歸朋友,什麼情人也是好朋友?男人永遠搞不清楚這話到底什麼意思。

不過男人有記住女人這句話,只不過用法和女人不大一樣。
女人合著用,男人分開用。

「我們是什麼關係啊?」每隔一段時間,女人就會這麼問男人。
「我們是情人啊。」當女人每次這麼問男人時,男人想都沒想,就斬釘截鐵地這麼回答,彷彿這答案像是無庸置疑的真理一般。這答案很討女人歡心,也讓女人對男人的這份愛情信心滿分。

在女人面前,男人對於和女人的關係,答案是非常肯定的,情人。
但當男人在其他的女人面前,會是怎麼說的呢?

「你們是什麼關係啊?」其他的女人問男人,關於男人和女人的關係。
「我們只是好朋友。」面對其他的女人,男人也是想都沒想,毫不猶豫地又直接又爽快又乾脆又肯定,幾乎是一言九鼎的回答。這回答也討其他的女人歡心,至少其他的女人不用背上第三者的罪名。

在其他女人面前,男人對於和女人有點變調,總是輕描淡寫地說,朋友。
當男人在其他的女人面前,女人從情人變為好朋友。男人這時總是特別記得女人曾說過的那話「我們是情人也是好朋友」。

「你們是什麼關係啊?」當女人知道男人和其他的女人出遊,總是這麼問。
「我們只是好朋友。」男人這回答實在太迅速了,讓女人覺得像極是預設好的答案,彷彿這答案就是最好的破綻似的。這答案很令女人不滿意,也讓女人對男人的這份愛情滿滿起疑。

女人腦中閃過幾個電視上常出現的新聞畫面:

請問你們目前是什麼關係?好朋友。
你們究竟有沒有在交往嗎?只是好朋友。
你們那天逛街都手牽手了?好朋友是可以手牽手的。
接吻被拍到怎麼說?那是國際禮儀。
還有你們去汽車旅館怎麼解釋?借廁所。


「好朋友好朋友,哪來每一個都是好朋友。」女人氣極敗壞地說。
「我們真的只是好朋友嘛!」男人不痛不癢地回答,臉上表情儘是委屈。女人和男人在一起這麼久,沒看過男人表情這麼委屈過的,彷彿被冤枉似的。

男人心虛的時候很容易抓,只要說話時強調是「真的」,而且還會有個語助詞「嘛」,這樣的線索幾乎已經可以肯定男人是心虛的了,甚至虛的厲害。
而且男人說話常常自己省略一些字,而且這些字正好是女人覺得重要的。

我們只是(牽牽手的)好朋友嘛。男人把女人當成未來的「牽手」,其他的女人不過是「牽牽手」而已。
我們只是(接過幾次吻的)好朋友嘛。男人和女人接吻不下「幾百次」,其他的女人不過是接吻個「幾次」,連兩位數都不到。
我們只是(偶爾上床的)好朋友嘛。男人和女人是「時常上床」,其他的女人不過是「偶爾上床」罷了。

「你的好朋友就這麼重要,我就這麼不重要。」女人問的直接。
「當然是妳比較重要,她們都只是好朋友而已。」男人說的氣虛,肯定是心虛。

我和她們雖只是好朋友,也有時比情人來情人。男人心裡還偷偷這麼想。

「幹!妳老娘好朋友來你不關心,竟然關心起好朋友來了。」女人氣得跳腳,手上的杯子就直接摔過去了。

當女人好朋友來時,男人很可能就會去找好朋友。而這關於男人的好朋友,很可能不只一個月來一次。

情人和朋友,男人女人用法總是不同。
女人合著對情人用,男人分開對大家用。
當男人所謂「好朋友」的好與「好曖昧」的好是同一個好時。這,一點都不好了。

好曖昧,好朋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邱 瓊茹 的頭像
邱 瓊茹

心中的空間

邱 瓊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